1. <rp id="4vv47"><object id="4vv47"><input id="4vv47"></input></object></rp>
  2. <tbody id="4vv47"><pre id="4vv47"></pre></tbody>

  3. <tbody id="4vv47"></tbody>
    <dd id="4vv47"><track id="4vv47"></track></dd>
    <rp id="4vv47"><object id="4vv47"><input id="4vv47"></input></object></rp>
      <em id="4vv47"></em>
      <button id="4vv47"><acronym id="4vv47"><input id="4vv47"></input></acronym></button><dd id="4vv47"><center id="4vv47"></center></dd>

        <span id="4vv47"></span>
          1. 歡迎光臨泰州市龍吻古典建材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現代仿古磚雕中磨磚對縫有那些要求

            2021/8/12 16:08:41     瀏覽次數:     作者:泰州市龍吻古典建材有限公司

            現代仿古磚雕中磨磚對縫有那些要求

            一直以來,全世界的建筑界無外乎向過去和未來討出路,尋找傳統的符號樣式或突破性的技術措施。中國建筑師也嘗試了很多方法,有人截取了傳統建筑的比例與造型輪廓,有人從書法中發展出“書道建筑”,有人用鋼、混凝土戲仿了斗栱與木結構體系,有人借用了傳統材料像竹子、瓦結合現代形式營造一種中國式的氛圍。

            明明現代建筑有著科學含量更高的技術水平,許多工序也可以由效率更高的機器代替人力;有著表現力更豐富性能更優越的材料,不用畏懼風雨。

            可是,對于“傳統”的形式上的取經卻常給人一種學藝不精的感覺,屢屢被人抱怨粗糙,鋼鐵、玻璃、混凝土所產生的中國樣式遠遠落后于傳統建筑本身的工藝水平,面磚貼出來的磚墻永遠不能產生與精細灰縫相同的效果,那樣的話,浮躁的表象就變成了東施效顰。

            “磨磚對縫”為中國古建筑中的一種高級建筑工藝,即將毛磚砍磨成邊直角正的長方形等,砌筑成墻時,磚與磚之間干擺灌漿,墻面不掛灰、不涂紅,整個墻面光滑平整,嚴絲合縫

            磨磚對縫----所謂磨磚----“五扒皮”

            講傳統建筑,就要談其特點是以木結構支撐達到了“墻倒屋不塌”的效果,繼而講造型繁復又具有減震功效的斗栱,再講等級分明顏色各異的屋頂。

            既然中國沒搞復雜的柱式,就在這兩部分上從秦漢之前就已經陸續玩出了很多花樣。但話說回來,作為建筑,怎么可能墻倒了也沒關系呢。墻,其實更重要,它是以人的身高體量最容易感受到的,摸得著看得見,又是門窗所依。

            可以沒有斗栱、柱梁,四面墻開洞加頂蓋,一樣可以住人,若沒有墻,如同“房”“屋”二字沒有左邊的一“丿”,蓋出來只是“亭”;沒有墻無“院”無“城”,何談“內”“外”有別,不分內外,恐怕也就無所謂“禮”與“義”那些中國人最麻煩又根深蒂固的講究。

            墻體游戲

            素來是“墻里秋千墻外道。墻外行人,墻里佳人笑?!逼龊玫膲?,不是一塊死板,它們切割出大小不同的空間,組成了有著或等級分明或層層遞進或寬窄對比的空間序列。

            紫禁城可能是中國組合形式最多樣的“院落”,并列、串聯、院套院、有北方的四合院,后宮里也有南方式的堆石疊山移步換景,其中包括了幾乎所有官式墻體做法,從城墻到最普通的太監宿舍,有著各種功能、各種等級的墻體。

            最外層有高10米多的城墻,用灰土、碎磚做基礎,層層夯實,墻身內用素土夯實,外用磚料包砌成細磚干擺墻面,墻頂再夯筑一層灰土,鋪上城磚形成地面;進一層,在建筑組群的外圍,還有著十分堅固的宮墻,地基2米深,墻的下部為細磚的干擺墻,中段在墻身磚料外要釘釘鋪一層麻刀再抹飾紅灰,墻頂則用琉璃磚作出檐,再作出墻脊,脊上安放吻獸。后宮內庭、寧壽宮、壽安宮、慈寧宮都有宮墻??v向排列的宮殿,居中的殿宇左右兩側要加設卡墻,像太和殿、保和殿兩側卡墻隨著8米高的三重臺基層層疊下,以形成生動的圍合空間。

            基本上,每組建筑還有自己的小院墻,一進院要有影壁墻,紫禁城里的多為五彩琉璃貼面,不像民間影壁灰墻中間涂白畫壁畫或者加飾磚雕、堆灰組字等等;房屋本身,從位置和形式上分,有置于房屋前后檐的檐墻、位于前檐門窗下的檻墻、用于房屋左右兩山的山墻、在室內進行空間分割的扇面墻和隔斷墻、室外廊子部分的廊墻;某些當作倉房的廡房,不僅要有隔火墻,后檐墻也會加以特殊處理,用磚將檁子包砌起來。

            張藝謀在《滿城盡帶黃金甲》里用極長的隔扇表現了富麗堂皇又神經質的建筑室內,除了磚料砌的扇面墻、隔斷墻之外,紫禁城里也常在室內用木隔扇起到墻的作用,它們的做法更多樣,可以加綢緞、加玉雕,裝飾作用更明顯,又可開可合,隨時變換空間關系,達到“雜糅”與“互滲”的境地,有的隔扇甚至被當作舞臺布景般造成真假難辨的視覺效果,緊貼在內墻上的木隔扇,仿佛隔扇背后還另有房間。在乾隆花園的倦勤齋里,更是通過繪制整面墻的通景畫,與屋頂畫的紫藤相連,形成了置身室內卻仿若室外的效果。

            傳統建筑看似死板僵化,其實古人們在進行設計和建造時無不耗費大量心力,連灰縫是凸出還是凹進,形成圓面還是斜面都要大加推敲。了解了古建筑的等級、形制,它們之間的組群關系也表現出了古人們的空間組合能力。即便是墻,一堵城墻可能會用到從夯土、土坯到外包城磚的好多種做法,不拘一格,不怕老套,又要根據地方特點、場地情況、氣候天氣來決定用料和砌筑法,這可能就是古人的聰明。他們失在沒有精確的計量,缺少施工標準,錯在尚未料到有一天這么講究的工藝會后繼乏人。

            繁復造墻

            多年前,半坡仰韶文化,古人開始采用木骨泥墻,初步將承重與圍護加以區別。商代已經有了成熟的夯土技術。

            木骨泥墻、木墻、木板墻、土坯墻、夯土墻、磚墻,時至今日,水泥都早不新鮮,各種不能叫“傳統”,只能稱之為“古老”的造墻法仍然在全國各地找到使用者,它們或有著地區成本優勢,或有著功能上的必要。

            在墻的歷史上,劃時代的是磚的出現,早在戰國開始燒磚筑墻,不過多是用于地下建筑;唐宋以后,磚浮出地面,《營造法式》中規定了“磚墻”和“磚隔減”兩種做法。磚成了墻最好的材料,使得墻逐漸不必依靠長而寬闊的出檐擋雨,這讓屋檐和墻體都開始有了更多變化。

            墻本身,看似無奇,其實有著豐富的變化與精巧的工藝,更早的工藝不好說,只從清代流傳至今的墻體做法就復雜講究得很。

            從砌墻的磚本身講,以規格、工藝、產地分,只用來砌墻的,已知的清代官窯產品就有十七種,其中,最好的澄漿城磚,用來蓋重要的宮殿;停(庭)泥城磚、大停泥滾子用于大式建筑,也就是那些檐下有斗栱的其他官式建筑;大城樣、小停泥滾子等用于宮廷園林里無斗栱的小式建筑,其他的所謂沙滾子、開條磚、斧刃磚、四丁磚等磚料就常用于一些更次要不用講究的建筑或者砌筑糙磚墻(不用經過砍轉就砌筑的墻體)、填填空,偶爾作為地磚。

            掃清墻體基層,用墨線彈出墻厚、長度、形狀,先按照磚縫排列形式試擺“樣活兒”,只要不是糙磚墻,大部分磚都要根據“樣活兒”決定的磚規格加以砍磨。大批量砍磚之前,為了能把整面墻做漂亮,磚排得齊整,要先做出當樣板的“官磚”,按照官磚的規格把糙磚塊統一砍制。為了砌一面磨磚對縫兒的干擺墻,要把磚的六面加工其中五面,稱為“五扒皮”,外露的面要砍磨到四角都是90度,不能有糙麻不平的“花羊皮”瑕疵,另外四面根據木棍做的長寬高標準“制子”砍磨出斜面,這個斜角叫做“包灰”,城磚的包灰最寬不超過7毫米,一般停泥磚不超過5毫米??衬ギ斨?,數次要根據磚的排布方向劃出直線,用扁子、木敲手敲掉多余的部分。而“五扒皮”其實只是砍磚中常見的一類而已,根據磚在墻中的位置,露出的面不同,砍磨的面數、方式都不一樣。

            有了磚,還要有選配好的灰漿,老話兒里有“九漿十八灰”的說法,分類比磚料更龐雜,單說做墻要用的,就有砌墻的、抹面的、勾縫的、給壁畫打底的、給影壁填當中一塊白的,配比用料各不相同,加沙子、黃土、灰渣、碎磚的都顯普通,加面粉、江米、桐油、鹽鹵、血料、棉花想必風味獨具一格。水泥砂漿雖然相對強度更高,卻在凝固過程中越來越收縮,砌筑不當,常常造成墻體空虛;傳統做法的砌磚灰漿在凝固過程中,其中的石灰粉會不斷膨脹,讓灰漿越來越充滿磚縫。刷面兒的灰漿,刷法上也有說道,某些只能涂刷厚度不能超過2毫米,有的要放個幾天等生灰遇水后的性質穩定或者秸桿軟化到適宜的程度。真用灰漿的時候,還要分室內外,哪種灰漿不能在露明處用,那種性質穩定結實,顏色卻不夠正,要根據位置換漿。

            一手持瓦板,一手拿瓦刀,時不時換抹子、鴨嘴,砌墻更不是放上磚抹上灰那么簡單了。絲縫墻要露出磚與磚2 mm~4 mm的細磚縫,磚墻有至少6種縫,石墻至少有4種。墻砌完后,要在關鍵部位灌漿,再“打點”、“墁干活”、“水活”,還要進行耕縫,讓灰縫更干凈整潔,完美地表達設計者追求的效果。

            只說干擺墻“磨磚對縫”的工藝,砍過的“五扒皮”磚砌筑起來灌漿要分稀-稠-稀將江米漿灌個三回,每層磚都要將上棱高出的部分磨成一道直線,砌好后還要再將磚與磚接縫的部分磨平,填補磚面的小砂眼,用磨頭沾水再打磨一通,最后再用清水好軟毛刷把墻面清掃、沖洗干凈,露出“真磚實縫”。

            重要的宮殿墻面還可能需要“上亮”,刷一遍生桐油,用麻絲擦一遍灰油,刷一遍熟桐油,刷一道靛花光油。要是在南方,在墻面刷過幾遍輕煤水和淡輕煤水干透之后,還要用絲棉沾白蠟反復擦磨直到墻面發亮。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131-9694-1052
            微信咨詢
            chinese猛男gay国产_引诱我的爆乳丰满老师_日本青年与老太婆牲交_欧美激情狂野a片